奥迪执行长因柴油车排放丑闻被捕 大众股价收挫3%

图片 1

一切都看似很美好,但大众其实并未走出“排放门”的阴影,今年4月13日,大众集团宣布,大众集团CEO穆勒下课,有德国汽车媒体指出对于“排放门”丑闻的处理不利是穆勒离职的最大原因。

— END —

奥迪和大众汽车表示,在Stadler未被证明有罪之前都应推定他无罪。目前无法立即取得Stadler本人的置评。

但此次事件影响的层级则再度向上攀升,奥迪执行长Rupert
Standler遭到德国检方逮捕后,成为目前大众集团内涉案且遭逮捕层级最高的人员。而根据德国慕尼黑检方的调查行动声明,目前已锁定共计有20位涉嫌参与柴油造假决策的大众集团高层进行调查,在6月18日正式逮捕Rupert
Standler的前一周,检方曾突袭搜查其住处,并且考量到Rupert
Standler涉案的情节、以及具有湮灭相关证据的可能性,因此进行逮捕。

奥迪执行长因柴油车排放丑闻被捕 大众股价收挫3%。大众汽车发言人已经证实施泰德被捕,并称决定是否将施泰德还押候审的听证会正在进行,这位发言人同时还说到施泰德的案件适用无罪推定。

路透社分析称,施泰德被捕一事引发了关于大众汽车治理情况的新争论,可能在其监事会中引发紧张情绪,令管理层、大股东保时捷皮耶希家族(Porsche-Piech)以及劳工代表和下萨克森州代表之间再起争执。在大众集团和奥迪品牌在市场上是否会受到影响,尚不得而知。此前,大众集团宣布计划拟增加支出数以十亿欧元计的资金,向电动车领域全速转型,力图重建声誉。今年前五月,奥迪全球累计销量达785300辆,同比涨幅为6.4%。

法兰克福6月18日 – 德国大众汽车(Volkswagen)
(VOWG_p.DE)监事会暂停危机谈判,为其奥迪品牌寻找一个替代老板。在对排放测试作弊事件的调查中,德国当局逮捕了奥迪现任执行长Rupert
Stadler。

对于大众集团而言,已总共在55个国家面临法律诉讼,包含柴油排放造假事件的召回、和解、诉讼与罚款支出,就高达近300亿欧元,并有高达1,070万辆搭载第3代EA
288与EA
189柴油引擎的问题车款销至全球。德国检方先前即在2018年6月中旬根据不实的广告行销、管理缺陷问题,再针对大众集团开罚,让集团支出得再新增10亿欧元。大众集团虽然公开表示愿意支付德国检方开出的罚款,欲解决3年来所面临的诈欺控诉,但显然德国检方仍在持续调查高层涉案的可能性。

不过从目前来看,施泰德短时间内已经无法继续带领奥迪解决“排放门”丑闻,而且施泰德声称亲自负责的奥迪与上汽合作推进计划也将交由他人继续跟进了。

就在上个月,奥迪在发现排放软件存在不明问题后,已停止交付配有特定柴油发动机的A6和A7车型。日前
,德国联邦机动车运输管理局宣布在全球召回6万辆奥迪A6和A7车辆,原因是其柴油发动机上安装有违法排放软件。自2007年起,施泰德便位居奥迪全球CEO的职位。2017年再次续约的施泰德,任期延长五年至2022年底。有分析称,受此番逮捕事件影响,施泰德很可能提前结束奥迪CEO的第三个任期。奥迪和大众汽车均表示,在施泰德未被证明有罪之前都应推定他无罪。

丑闻迄今,大众汽车已提列约300亿美元做为应对罚金、汽车整修以及诉讼的拨备,并已宣布计划拟增加支出数以十亿计的资金转向电动车领域,力图重建声誉。

稍早大众集团与奥迪品牌的发言人也双双证实此一消息,强调目前集团仍将依照无罪推定原则、相信Rupert
Standler的清白,并提供必要的法律协助,但对于其涉案情节与细节则低调不愿多谈。

在施泰德之前,德国检方于去年7月逮捕了奥迪公司前经理乔瓦尼·帕米奥,他曾在2006年至2015年间带领奥迪一个工程师团队设计柴油车排放控制系统,乔瓦尼·帕米奥被指控指示员工在车辆上安装特殊装置,骗过美国排放检测。

图片 2

Rupert
Stadler被捕一事引发关于大众汽车治理情况的新争论,可能在其监事会中引发紧张,让管理层、控制大众汽车的Piech与Porsche家族以及劳工代表和下萨克森州代表之间再起争执。

德国当局6月初也下令奥迪需召回欧洲各地共计6万辆的A6、A7柴油车型,将车辆上的排放造假软体进行移除。

图片 3

大众集团持续四年的“排放门”事件不仅没有销声匿迹,反而再掀高潮。慕尼黑检察部门于6月18日对施泰德执行了逮捕令,且不许保释。至此,施泰德成为大众汽车集团因“排放门”案件中被逮捕的最高级别高层。检察部门突击逮捕施泰德的理由是,为防止他阻挠或掩饰对排放门的调查。路透社报道称,慕尼黑检方称,“因他涉嫌欺诈和虚假广告。同时,检方想厘清他在帮助配备非法软件的汽车引进欧洲市场中,所扮演的角色。”

编译 张涛/李婷仪 审校 陈宗琦/张荻

2015年大众柴油造假丑闻爆发至今即将届满3年,如今奥迪执行长Rupert
Standler遭逮捕、涉案层级可能再向上攀升,不只让大众集团的形象再度蒙尘,亦让甫于同一天流出大改款A1新车厂照的奥迪灰头土脸。至于柴油造假事件后续的相关消息,我们仍会持续追踪相关消息,替读者带来第一手的最新报道。

穆勒肩负起了将大众集团从“排放门”泥潭中拖出的重任,在穆勒的带领下,大众集团在2016年销量反超丰田成为全球车企销量冠军,且2017年成功“卫冕”。

奥迪表态已全面进入“上升期” 推16款产品猛攻6年销量翻倍目标

大众汽车股价收低3%,报156.06欧元,是欧洲蓝筹股.FTEU3当中跌幅最大的个股。

大改款A1新车即将发表,执行长中箭落马灰头土脸

不久前,德国当局还要求奥迪从全球召回6万辆奥迪A6、A7型汽车,德国当局认为,奥迪公司在这两种型号的汽车上安装了非法排放控制软件。

图片 4

Stadler是大众汽车丑闻爆发后被还押候审的最高层级现任高管;慕尼黑检方称羁押Stadler是因担心他可能妨碍调查。

大众集团罚金与支出不断升高,柴油风暴尚未停歇

奥迪母公司大众“排放门”丑闻于2015年曝光。当年9月,美国环境保护署指认大众在部分柴油车上安装专门应付尾气排放检测的作弊软件,使汽车能够在车检时以高标准过关,而平时行驶时却大排污染物,有些车甚至排放超标40倍。

对施泰德的逮捕虽很突然但也并非毫无征兆。今年2月初,德国检方对奥迪总部以及位于德国内卡苏尔姆的汽车工厂进行了搜查。2018年6月12日,德国检察部门透露,已扩大了针对奥迪的排放作弊调查范围,并将施泰德纳入被控欺诈和虚假广告的嫌疑人之列,同时表示目前有20名嫌疑人正在接受调查。6月18日,慕尼黑检查部门搜查了施泰德和另一名现任董事的公寓。

“大众汽车与奥迪监事会尚未做出决定,继续评估事态,”大众汽车的一名发言人表示。

涉嫌参与柴油造假决策、有湮灭证据疑虑,奥迪执行长遭到逮捕

施泰德在2007年开始出任奥迪CEO,去年5月,奥迪监事会一致投票同意将施泰德的合同延长5年至2022年年底。施泰德当时表示,奥迪将继续努力解决这一丑闻,并承诺将制定法律和道德规范。

2015年,大众汽车在美国首次被曝出在部分柴油车上安装了应对尾气检测的作弊软件,舆论大哗,自此陷入“排放门”丑闻。虽然大众汽车数年来不断表示,仅有层级较低的经理知悉排放数据造假的内幕,但美国当局今年稍早时以刑事罪名起诉该公司前首席执行官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截至目前,大众已耗资300亿美元,用于支付与“排放门”有关的罚款和诉讼费用。

慕尼黑检方表示,调查Stadler系因他涉嫌欺诈和广告不实,检方也想厘清他在帮助将配备非法软件的汽车引进欧洲市场中所扮演的角色。

图片 5

但是“排放门”并没有因此终结,今年2月初,德国检方对奥迪总部以及位于德国内卡苏尔姆的汽车工厂进行了搜查。

事实上,奥迪一直将中国市场视为重中之重。在今年4月在华举行的新A8L上市发布会上,伯蓝·绍特甚至亲自飞赴三亚督战中国市场,并声称,将不断扩大奥迪在中国市场的产品布局。5
年后,奥迪在中国市场的国产车型将比现在增加超过一倍。此外,业界分析称,施泰德一直全力推进的上汽奥迪合作项目,或将面临时间拖延的压力。今年6月,施泰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奥迪和上汽集团的会谈进展顺利。奥迪未来不会把一款产品同时放在两家合资公司进行生产,一汽奥迪与上汽奥迪也不会采取轿车和SUV产品分别生产的方式。

大众汽车数年来不断表示,仅有层级较低的经理知悉排放数据造假,但美国当局今年稍早时以刑事罪名起诉该公司前首席执行官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德国慕尼黑检方则在本月将调查行动扩大至奥迪。

奥迪执行长Rupert
Standler于6月18日遭到德国检方逮捕,成为目前大众集团内涉案且遭逮捕层级最高的人员。

图片 6

精彩阅读

大众汽车周一晚间表示,奥迪与大众汽车监事讨论如何在没有Stadler的情况下继续经营其获利较高的奥迪部门,但未能得出结论。

另外,奥迪品牌方面,德国当局6月初也下令召回欧洲各地共计6万辆的A6、A7柴油车型,要求奥迪将A6、A7上不同于先前排放造假技术的违规排气控制软体,进行相关移除,突显大众集团在柴油排放造假技术的错综复杂,显示集团不仅仅是只有一套作弊软体,而是具有多套措施与技术,来让旗下各种车款通过排放检验。

慕尼黑检察官办公室表示,“作为对尾气排放调查的一部分,慕尼黑检察官办公室于2018年6月18日对施泰德发出了逮捕令。”德法官已下令将施泰德逮捕候审,以防他妨碍柴油尾气排放丑闻的调查。

不过,无论如何,深陷“排放门”泥沼的大众,都很难在短期内全身而退,甚至面临持续升级的丑闻以及更加严峻的局面。有分析称,多年担任保时捷和奥迪掌门人的施泰德是大众的关键人物,德国检方此时逮捕,很可能有确凿证据。至于其是在奥迪时期还是在保时捷品牌时期参与了尾气作弊丑闻,尚不得而知。

Rupert Stadler被捕的消息周一打压大众汽车股价下挫。

德国检方先前即在2018年6月中旬根据不实的广告行销、管理缺陷问题,再针对大众集团开罚,让集团支出得再新增10亿欧元。

如今,“排放门”的战火在大众集团旗下奥迪品牌身上愈演愈烈。就在去年,奥迪因尾气排放数据篡改事件召回了85万辆搭载6缸和8缸发动机的柴油汽车,以更新汽车软件控制排放,避免可能的驾驶禁令。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奥迪执行长Rupert
Standler在6月18日因涉及湮灭柴油排放造假证据,遭到德国检方逮捕,让大众集团柴油丑闻再度余波荡漾。

继德国战车输给墨西哥队后,又一条劲爆消息和德国有关:奥迪公司董事长鲁伯特·施泰德(Rupert
Stadler)被捕!

至于施泰德遭逮捕以及大众“排放门”对奥迪中国市场的影响,目前尚不明朗。今年1月至5月,奥迪2018年在华累计销量达258413辆,同比大增27.4%,刷新奥迪在华同期销量纪录。奥迪中国相关人员在6月20日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此事不做出表示。而作为奥迪在华的合作伙伴,一汽-大众奥迪表示,这不会对国产车的业务产生任何影响。不过,作为“上汽奥迪”项目的发起者和坚定支持者,施泰德遭逮捕可能会使得整个项目出现波折。

大众集团自2015年爆发柴油造假丑闻后,事件后续效应持续影响至今近3年仍尚未停歇!继2018年6月中旬德国检方向大众集团开罚10亿欧元,旗下豪华品牌奥迪的执行长Rupert
Standler则在6月18日因涉及湮灭柴油排放造假证据,遭到德国检方逮捕,让大众集团柴油丑闻再度余波荡漾。

大众“排放门”被爆出后,原大众集团CEO马丁·文德恩引咎辞职,保时捷品牌CEO穆勒接任了其职位,当时大众面临着近150亿美元的赔偿。

原标题:奥迪CEO因排放丑闻被捕 业内称上汽奥迪丢失“核心支持”

大改款奥迪
A1在发表前流出原厂照片、外媒也多有实车体验视频露出,不过奥迪原厂尚未正式发表。但照片流出的同一天也发生奥迪执行长Rupert
Standler遭逮捕的事件,让奥迪品牌的形象再度受到影响。

因此施泰德被捕并非没有预兆。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上汽奥迪疑云:上汽“暗度陈仓”欲先国产A7,奥迪中国总经理大打太极称“还在谈”

图片 10

原标题:重磅 | 奥迪公司董事长被捕 德国汽车行业持续大震荡

“上汽奥迪项目本身在内部还是有争议的,这两年一汽-大众奥迪发展已经迅速恢复,那么对于新管理层来说,到底是要继续与一汽方面存有隔阂,还是要加强联系?另外,与一汽-大众之间悬而未决的股份比例关系,到底如何解决,也是要做出利益出让的。”一位分析人士表示。

图片 11

“排放门”对大众集团造成了前所未有的负面影响,大众集团的声誉遭到重大打击,同时这也导致整个汽车行业受到监管制裁。

奥迪CEO施泰德(Rupert
Stadler)被捕一事正在持续发酵——德国当地时间6月18日,大众监事会召开紧急会议,任命现任奥迪市场和销售总监Bram
Schot担任代理CEO;大众汽车股价收低2.73%,是欧洲蓝筹股当中跌幅最大的个股。更具震摄力的是,在施泰德“因阻碍柴油排放案件的调查取证”之后,业界预测称,或将有越来越多对大众集团不利的证据出现,原意借包括施泰德在内的“三剑客”重整旗鼓的大众集团将面对更大压力。

「柴油门」自2015年至今将届3年,大众集团高层持续动荡

6月18日,据路透社报道,奥迪公司董事长鲁伯特·施泰德(Rupert
Stadler)被逮捕,调查人员发现在柴油车排放作弊事件中,施泰德或存在藏匿证据的嫌疑。截至目前,这是“排放门”爆发以来被捕级别最高的管理者。

施泰德被捕后,大众监事会召开了紧急会议,并任命现任奥迪市场和销售总监伯蓝·绍特担任代理CEO。事实上,为挽回因“排放门”受损的企业形象,大众在任命新高层的时候,首选与“排放门”无关的新人担任。今年4月,此前一直在大众品牌任职的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接任穆伦(Matthias
Mueller)成为大众汽车集团新任CEO。而加入奥迪仅10个月的伯蓝▪绍特,也与“尾气门”毫无干系。更有声音称,伯蓝·绍特很可能将正式成为奥迪下一任CEO。

自2015年9月大众集团爆发柴油丑闻后,不仅2015年时任大众集团执行长的Martin
Winterkorn被迫黯然下台,连接任的Matthias
Mueller也因被指控对于柴油造假决策有所知情、在2018年4月12日遭到撤换。除此之外,先前担任大众美国分公司工程与环保办公室总经理的Oliver
Schmidt,也被判处最高的7年监禁,大众前工程师James
Liang亦被美国联邦法院判处40个月徒刑。甚至在奥迪品牌方面,之前也因此事件替换4名董事会成员,包括财务总监、生产总监、人力资源与销售总监等。

上周,慕尼黑检察官办公室表示,他们正在调查20名嫌疑人,并且已经搜查了施泰德的公寓和奥迪另外一名现任董事会成员。

2015年时任大众集团执行长的Martin
Winterkorn被迫黯然下台,连接任的Matthias
Mueller也因被指控对于柴油造假决策有所知情、在2018年4月12日遭到撤换。

图片 12

欧洲A6、A7柴油车型甫进行召回,作弊软体与先前不同

相关文章